如果需要外汇学习资料,外汇书籍,外汇方面的电子书或者外汇学习视频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。

中国贫富阶层逐步固化,?如何共富是对中国经济的巨大挑战!

财经新闻 瑞信外汇www.rxytz.com 评论

昨天一张图片,让我的思绪十分复杂。 一个孩子,冰天雪地里,徒步一小时去上学,穿着单薄,到学校时头发眉毛都已经被冰霜盖住,小脸也冻得通红。 这样的天气,估计很多人连出门上学上班的动力都没有,这是人性。但人和人之间的最大差别就在于,有的人可以选

昨天一张图片,让我的思绪十分复杂。

一个孩子,冰天雪地里,徒步一小时去上学,穿着单薄,到学校时头发眉毛都已经被冰霜盖住,小脸也冻得通红。

这样的天气,估计很多人连出门上学上班的动力都没有,这是人性。但人和人之间的最大差别就在于,有的人可以选择,而有的人没的选。

著名学者王小鲁说,中国已经形成一种“新底层阶层”。包括失地农民、被拆迁的城市居民以及不能充分就业的大学生群体,还有因为高房价坠落的“城市中产”、体制外知识分子,加上传统意义上的农民、农民工、下岗失业工人,共同组成了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底层社会。

在社会管理方面,“新底层阶层”被排斥在社会管理事务之外,被既得利益阶层垄断。

中国社科院一份名为《当代中国社会流动》研究报告表明,父辈具有社会资本的那些人比一般人更易于成为干部。在父亲受教育程度这个自变量固定的情况下,干部子女成为干部的机会,是非干部子女的2倍多。

而据调查,二代农民工,其父母几乎都是农民或农民工,只有极个别曾是乡镇干部或乡村教师医生等公职人员。

伴随官二代出现的,就是穷二代,大都市不仅是豪强的乐园,亦是造就蚁族的土壤。代际遗传逐步加强,曾经被横扫的“血统论”沉渣泛起。

在知识文化方面,资源亦开始倾斜。

目前,各个大学,来自农村的生源日益减少,北大和清华,来自农村的生源之占15%,城市生源高达85%,而事实上,农业人口与城市人口基本对等。同时,很多官员子女,通过各种特权,获得加分或者特招机会。在知识经济时代,拥有知识被赋予了改变命运的使命,但是,在起点上,公平已经严重失衡。

最关键的是,知识改变命运这一信念本身已经坍塌。

以前,一个贫困的家庭,可能因为一个人考上大学,就实现了鲤鱼跳龙门,而现在,大学生就业渠道不畅,“知识就是力量”一再成为笑话。下层阶层的子女通过教育实现向上流动的成本越来越高,动力越来越小。

绝望情绪蔓延整个社会之时,必然影响到年轻一代的未来选择。尤其是底层和青年。

日本的前车之鉴

在日本,来自平民阶层,依靠一代人个人奋斗而登顶者,已经非常罕见。

在经济领域,由于财富世袭。日本私人企业兴盛,而且与美国不同,美国的大企业最后一般通过上市,成为公众公司,创始家族的股权日益分散。日本则是大家族牢牢控股,最后形成财阀。

比如,丰田汽车,已历四世传承,代代掌门人都是丰田家族的人,而欧美很多公司,创始人家族往往在第二代或者第三代,就退出经营。日本的三菱,三井,住友等财阀,更是依靠家族影响力,经营日本的支柱产业。

在政治领域,日本的选举制度和选区规划,也有利于家族政治世袭。日本的议员选区,是按照选区议员名额的多少,按得票多少依次排列,先者当选。而日本的选区划分,几十年来没有变化,很适合政治人物经营地方势力。

日本不仅存在小泉,安倍,麻生,鸠山等四大“首相世家”,其他议员世家,更是遍布日本,自民党的300余名议员中,属于“直系世袭”的达到100多人,占了三分之一。很多世家通过长期经营和投资,在固定地区形成别人无法抗衡的势力范围,间接实现操纵选举。

同时,门阀的存在,挤压了一般民众的生存空间。日本学者大前研一所著的《M型社会》不幸在日本逐步成为现实。在经济领域的贫富分化,在政治领域的话语权不对等,都将戕害日本社会,窒息了整个社会的活力。

国之大道

从现实策略来讲,底层占人口大多数,底层安,天下安。

从道义上说,先富带动后富,是承诺,亦是改革的既定目标。最大的问题在于公平,很多人的财富,并不来自彻底的市场经济,而是来自于权力的结盟。

改革红利,底层是受惠最小,在一定发展阶段,他们忍受和理解了非均衡发展战略。

但是,现在时势已变,国家初步崛起,财力和物力上,可以兼顾底层。未来需要对底层进行适当补偿,这是道义。

当下中国贫富分化严重。中国成为产生富人最多的国家,而且财富集中度惊人。2015年中国基尼系数达到0.462,仍然高于国际平均水平,也高于多数发达国家,接近动荡线。而据《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》显示,中国家庭财产基尼系数从1995年的0.45扩大到2012年的0.73。顶端1%的家庭占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,底端25%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%左右。

如何共富是对中国的巨大挑战。阶层的分野,各个国家都有,关键是要能自由流动,中国的问题是阶层逐步固化,纵向流动日益困难。若阶层固化,底层长期被漠视,未来会很麻烦。

未来,在财富领域,分配应更多偏向一线劳动者,同时,进行国家福利托底,解决贫困问题,造就普遍富裕;在社会领域,力求制度安排的公平,给与底层通过努力上升的通道;

就战略路径而言,先扶助底层,保底之后再扩大中产阶层,最后造就橄榄型社会,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本文由星火记者联盟(微信ID:cctv11227)莫言主笔,于无声处听惊雷,敢讲话、讲真话,是财经爱好者不可多得的内参!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